師生動態 

參訪天主教總主教公署記 

教界要聞 

我們的恩師 

179

2008年8月3日

  師生動態

 

97.7.23 天主教總主教公署外觀。

97.7.23 學團師生至天主教總主教公署拜會洪山川總主教,總主教以高規格接待,並於會議室與大家展開親切的座談會。總主教公署全體上下全部出動,給予極高的尊重與禮遇。圖為第2769期《教友生活週刊》頭版頭題新聞及照片。

97.7.23 洪山川總主教(右二)向學團師生致歡迎詞(左:金毓瑋副主教)。

97.7.23 於總主教公署進用素食午餐後,洪山川總主教與學團師生於公署花園中合影。

97.7.23 洪山川總主教的弟弟毅太衛浴公司董事長洪團樟於觀光工廠致歡迎詞(牆面畫作:耶穌父親若瑟抱子圖)。

97.7.24 至靜思精舍探視療病中的慧瑩長老尼(右:明聖法師)。

97.7.24 適香港有居士用粵曲「帝女花」曲調「蛬O秋思」改寫讚頌三寶歌詞,並錄成錄音帶寄來。昭慧法師遂伴隨錄音機唱給長老尼聽,長老尼大感驚奇,笑得非常燦爛。

97.7.26 國際佛教婦女協會(Sakyadhita)會長Ven. Lekshe Tsomo造訪本院,並與學院師生於嵐園舉辦座談會。

97.7.26 Ven. Lekshe Tsomo演講時的神情愉悅,眼神充滿睿智與慈悲。

97.7.26 在昭慧法師的辦公室中,法師取出佛門女權運動論著《千載沉吟》,向Ven. Lekshe Tsomo簡述內容(右:張玉玲教授)。

97.7.26 演講畢,與來賓於慈暉台合影(前排右起:該會副會長張玉玲教授、會長Ven. Tsomo、昭慧法師、田運富教授;後排右起:張婉瑩、張婉亭、歐佳潔)。

97.7.26 大家在慈暉台上,晚風襲襲的夕陽餘暉中,進用簡單的麵食。

97.7.27 學團師生至觀自在蘭若向日慧長老致祭,並與長老弟子慧寂、仁皓、慧澄法師(左五、右五、右四)於長老生前的住處「伏心寮」門前合影。(陳冠宇攝)

盧菊昭醫師(昭慧法師家姊)於97年6月獲廣州中醫藥大學博士學位,於該校校園留影。

97.7.18

•本日,卡玫基颱風帶來豪大雨,中、南台灣遇重大水患,氾濫成災。上午,基隆佛光寺住持守性長老尼率守戒長老尼、圓凱法師、圓弘法師、高惠玲及圓凱法師姪女歐櫟婷小妹妹冒著大風雨,驅車載著近期法會供佛、普施的米糧供應學院,並為學院師生於日前赴基隆參加守盛長老尼追思讚頌大典,表達謝忱。午齋後,與昭慧法師於嵐園茶敘,待到雨勢漸小,方纔返回基隆。

97.7.21

•上午,昭慧法師至南京東路第一飯店拜會天津京劇院院長劉益民教授。天津京劇院本次來台演出「媽祖」,甚受歡迎。天津河北區前文化局長傅學軍女士,特託帶北京奧運福娃一組贈送昭慧法師,劉院長亦贈送一個大福娃給法師。

•中午2點,國立教育廣播電台「教育新航線」廣播節目,電訪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傳法法師,談有關去年野生動物保育法修法及動物馬戲團表演的問題,主持人是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董事、森林小學校長朱台翔女士。該訪談於7月24日18:40「台灣的故事」單元播出。

97.7.22

•中午,昭慧法師至鄭南榕基金會參加於邱晃泉律師事務所召開的新會期董事會。

•下午,詮發公司郭紋旗經理至學院與昭慧、性廣法師研商二期工程事務。

97.7.23

•上午,昭慧、性廣法師率本院師生一行28人,應洪山川總主教邀請,赴天主教台北總主教公署參訪。這是首度有佛教法師至總主教公署參訪,並進行宗教交談,據今日剛出刊的本(第2769)期《教友生活週刊》披載,總主教以「高規格接待」本院師生,氣氛相當溫馨感人。洪總主教為學團師生特備素食午齋,並請明德素食餐廳到署燴製。詳見傳法法師:〈參訪天主教總主教公署記〉。

 甫於8月3日出刊的天主教《教友生活週刊》(第2769期),以頭版頭題、二版社論、三版特寫等四篇相關報導,刊載本次的拜會活動宗教交談。本刊將於徵得該刊同意後,轉載鴻文,以饗讀者。

•隨後,洪總主教的弟弟洪團樟董事長親自帶領大家赴基隆參觀「毅太衛浴觀光工廠」,洪總主教躬自陪同昭慧、性廣法師,乘坐洪團樟董事長的座車,一同前往毅太衛浴觀光工廠。洪團樟先生是該公司董事長,創立台灣第一家衛浴觀光工廠,並且首創「乾濕分離淋浴拉門」等諸多衛浴產品。大家參觀衛浴文化館、產品展示中心,試用遠紅外線能量屋,對於該公司的創意、養生衛浴產品,極為讚嘆。洪董事長饒有興趣地帶大家參觀其辦公室,還贈送每人一條浴巾作為紀念品。在愉悅歡喜的氣氛中,結束了今天的參訪之旅。

•上午,十餘位學眾至中壢殯儀館,於本院護法許嘉珊的先生林進宏居士靈前捻香致意。隨後赴天主教台北總主教公署會合。

•下午,昭慧、性廣法師自基隆驅車至花蓮。夜宿慈善寺。

97.7.24

•上午,上午,昭慧、性廣法師於慈善寺與達瑩長老尼用過早齋之後,即赴新城鄉靜思精舍,探視療病中的慧瑩長老尼。慧瑩長老尼自7月2日即自港返台,於慈濟醫院療治其心臟、腸胃、眼疾。於精舍靜養期間,德杰、德根師父悉心看護。長老尼身體更形瘦弱,只剩三十二公斤,由於眼底出血,左眼與左耳視聽力退化,須以較大音量與她交談。由於心臟衰弱,講話不宜過多,否則容易氣喘,腸胃功能更形退化,所以時常如廁。體力衰弱至此,精神卻依然矍鑠。

 是日上午,證嚴法師與林碧玉、王端正、陳紹明三位副總執行長及何日生主任等,召開基金會評鑑會議。昭慧法師知其開重要會議,不便打擾,因此未與證嚴法師晤談,只是中午共進午齋。德宣、德悅、德如法師亦前後到來,與昭慧、性廣法師茶敘,並贈送許多禮品。

 午休後,再過來陪伴慧瑩長老尼。適香港有居士用粵曲「帝女花」曲調「蛬O秋思」改寫讚頌三寶歌詞,並錄成錄音帶寄來。慧瑩長老尼聞鄉音而欣悅聆聽,昭慧法師遂伴隨錄音機唱給長老尼聽。長老尼大感驚奇,問法師:「妳不會廣東話,怎麼會唱『帝女花』?」法師說明:是大學時代聞唱片喜歡而學起來的。

 臨行前,依然如92年12月6日一般,在客廳屏風前與長老尼合照留念。

•行政院通過「人類胚胎及胚胎幹細胞研究條例草案」,晚間自由時報記者許敏溶來電訪問昭慧法師,由於法師外出不克受訪,乃由傳法法師代為受訪,訪談內容於翌日見報。

97.7.25

•早齋畢,昭慧、性廣法師自花蓮慈善寺出發,返回學院。

97.7.26

•是日中午,在張玉玲教授及其同修田運富教授之陪同下,國際佛教婦女協會(Sakyadhita)會長Ven. Lekshe Tsomo(慧空法師)造訪本院,並與學院師生舉辦座談會。為了法師之到訪,學團常住法師們前日起即整理校園環境,佈置嵐園場地,並邀請研究部與專修部的部分志工同學返校參與,總計約有三十多位聽眾參加。

 座談會全程由張玉玲教授翻譯,慧空法師放映其特別準備的投影片,與大眾一起分享7月1日至5日於蒙古首都烏蘭巴托舉行之第十屆國際佛教婦女會議(10th 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uddhist Women)之內容點滴,諸如籌備過程、會議進行之情形、場地及住宿環境、參訪寺院等等,大眾除了一起感受本次會議之盛況,也同時欣賞了蒙古風光,更透過Tsomo法師的眼光,看到了一個數百年來以佛教立國的國家,佛法於此地興盛、受迫害、衰落的歷史與現況。

 Tsomo法師說:蒙古如今幾乎是全面基督教化而佛教衰亡。曾經是佛教國家的孟加拉,現在也已成為回教的天下,佛教村落的小女孩被騙賣當雛妓。言語當中充滿「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悲懷。她也提到:自己在喜瑪拉雅山上建了12所女子學校,學生有三百多人,那邊的環境很惡劣,生活非常困苦,糧食不足、醫療極缺、師資缺乏,她發願在菩提伽耶建立一所專為佛教女眾的學習中心,供山上女同學冬天時下山避寒,也為世界各地來到菩提伽耶的佛教女眾,提供一個安全的暫憩之地。對於法師四處為佛教女眾奔忙的悲心願行,同學們由衷感到讚佩。

 Tsomo法師演講完畢,即開始舉行座談,同學們提問極為踴躍,十分關切Tsomo法師於尼泊爾山區的教育事業及未來展望、西藏比丘尼受戒情形、佛教女性的處境,法師均一一詳細回答,並特別說明其二十年來從事佛教女性教育事業之艱辛、成果,及對於未來的樂觀與憂心之處,也同時說明了達賴喇嘛對於提升女性地位的開放態度與所做的努力。她對於未來藏傳佛教恢復比丘尼傳承,表示了樂觀積極的期待。

 透過法師的開示,同學們深深感受到,在慈和柔弱的外表之下,法師有著堅毅果敢的大丈夫性格,為了提升佛教的女性地位,以無比的勇氣與毅力,席不暇暖地四處奔波,甚至身涉險境、完全不顧自身的安危,將一己身心全副奉獻給佛教與眾生,其菩薩行誼,令與會大眾深受震撼,看到台灣佛教以外更廣闊的世界,以及仍須努力的極大空間。

 最後昭慧法師為大眾結語,除了讚歎Tsomo法師之菩薩風範,亦對眾多佛教國家,在外教或政治的侵犯下所受到之迫害,深為慨嘆不捨。昭慧法師並無限感慨地表示:佛教女性,長久以來在衛教、護生與提昇兩性平權的抉擇下,經常是將衛教、護生放在優位,而將性別劣勢的不利處境,暫時擱置一旁。這種關顧大局的心胸,正是女性的特質與優點,也經常成為「陷女性於更為不利之處境」的原因。

 座談會將近兩個半小時才結束,會後用餐畢,慧空法師、張玉玲教授、田運富教授(張教授的先生)復與昭慧法師在慈暉台暢談良久,大家在慈暉台上,晚風襲襲的夕陽餘暉中,進用簡單的麵食,飯後茶敘,直至晚間九點多,來賓方才依依不捨地告辭離去。

97.7.27

•清晨,昭慧法師率學團學僧一行八人,赴苗栗觀自在蘭若,參加日慧長老追思法會,與會眾等齊聲誦唸《金剛經》、中午佛前大供,然後在鐵樓靜觀蘭若法師們所製作的「日慧長老生前法影」約二十餘分鐘。

 由於長老遺囑吩咐,不辦追思會與公祭大典,因此蘭若純粹舉行經典誦念法會,用資追思長老盛德。知情而來的僧信二眾不多,約百餘人。陳水扁前總統亦翩然到來,參加《金剛經》之誦唸。

 午齋後,慧寂、慧澄、仁皓等三位長老弟子,帶領學團師生參觀長老生前居住的「伏心寮」,寮房內擺設樸素,一切物品皆有條不紊,書房中擺置的,主要是長老所閱讀的經典與書籍,以及長老揮毫用的文房四寶。

 昭慧法師建議:長老的詩文墨寶乃是值得珍藏的佛門文物,最好在恆溫恆濕的空間中,作長久之保存,並蒐集、掃描、陳列長老的墨寶,製作紀念專輯。且長老雖行事低調,不求聞達,但其德行潔淨芳馨而學養深厚,應為佛門弟子之典範,因此建議:假以時日,於雜誌上製作紀念專輯。已知:《慧炬雜誌》將於九月製作日慧長老紀念專輯。

97.7.29

•帕奧禪師的傑出女弟子Susila法師蒞院小住幾日,待8月4日簽證到期,將至往韓國兩週,再行返台於本院進行「南傳阿毗達磨」的教學。

97.7.30

•下午,昭慧法師暑期返校參加校教評會。並提前於中午至慈恩精舍,與了中長老及校內一級主管共進午齋。

97.7.31

•加拿大McGill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候選人林承穎小姐,其博士論文主題是「台灣嬰靈超渡儀式的發展與當代社會的互動」,現為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訪問學員,刻正在台灣進行田野調查,因為知道昭慧法師對台灣的墮胎現象,有所關切,因此於本日上午來院訪談有關「嬰靈超渡儀式」的佛教觀點與歷史來源。法師對此一問題,提供了從文化、心理、宗教方面的宏觀見解,已另撰文:〈「嬰靈超渡」面面觀——答承穎仁者問〉(本期稿擠,下期刊載)。

•昭慧法師的胞姊盧菊昭醫師,已於今年六月,取得廣州中醫藥大學博士學位。板橋實小同班同學為申賀忱,乃於晚間齊聚永和市「道饗」素食餐廳。小學時代的班導師劉武清老師(於樹林綜合高中校長任內榮退),特撥冗前來參加本次同學會。本次餐會共有21人參加。會後昭慧法師陪同劉武清老師,至台大醫院探望刻正醫療中的劉師母,為師母誦唸心經,並帶領家屬一同稱唸觀音菩薩聖號。臨離去前,昭慧法師教劉師母作初階的「身念處」觀照,並說明「身念處」的原理與功效。

97.8.1

•來自印度龍城的Mangesh居士下午抵達桃園國際機場,傳法、明一、耀行師父接機,並迎回學院用膳。明日上午,Mangesh居士將啟程至花蓮,展開為期約一週的台灣訪問活動,8月8日回到 學院,9日啟程赴韓國首爾,參加8月12日Lokamitra 受贈"Manhae Peace Prize" 的頒獎典禮。

97.8.3

•上午,性廣法師赴高雄市,參加淨心文教基金會舉行的第六屆董事長交接典禮。淨心文教基金會成立於民國八十二年,以文化、教育、慈善等活動來弘揚佛法,造福社會,歷年服務成果逐漸豐碩。該會之出版品中,帕奧禪師系列中文譯作,最受教界之重視而影響深遠。前任董事長為蘇振輝居士,禮聘性廣法師擔任該會導師。蘇董事長卸任之後,性廣法師已懇辭導師一職。新任董事長係王江忠居士,已禮聘傳道法師擔任該會導師。

•上午,本院護法張莉筠居士採買了新鮮的水餃材料,到院包水餃供養師父。常住師父們全體出動,分工洗菜、切菜、扮餡料,最後再合力包了大約六百餘粒水餃,中午大眾一起享用鮮美的水餃大餐。原本劉德芳醫師固定於週五來院整療,昭慧法師為了感恩他長期照護常住大眾的健康,特地約劉醫師將整療時間改在今日,邀請劉醫師一起享用午餐。

 

前期補充】

97.7.6

•上午舉行共修會,由性廣法師帶領大眾誦唸《金剛經》、《普門品》與佛前大供。性廣法師為大眾開示:勉勵大家將每月共修會作為固定的修持功課,因為共修會不是為了師父、而是為了在家信眾而舉辦的。不但是希望大家藉由共修、聞法,獲得佛法的利益;而且,「在既定的時間做既定的事情」,這是一門極重要的修行功課,因為眾生大都隨著煩惱與業顛顛倒倒,身心不得自在,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心與身,這是非常危險的。要如何培養控制自心的能力?就要訓練自己「在既定的時間做既定的功課」,僧團裡的師父已經過著規律的生活了,因此勸勉各位善信每月固定參加共修,平時持行兩門功課——早睡早起與素食,這樣大家在學佛修行的道路上,會有比較好的基礎繼續增上。大眾聞之咸生大法喜,報以熱烈的掌聲,以感恩性廣法師的開示。

 

  宗教對談

參訪天主教總主教公署記

釋傳法         

97.7.23 洪山川總主教與作者傳法法師合影於公署大廳聖母像前。

  九十七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昭慧、性廣法師率本院師生一行28人,應洪山川總主教邀請,赴天主教台北總主教公署參訪。約近11點時抵達。於門口集合後,進入總公署一樓廳堂,先在聖母像前合掌致禮,然後在洪總主教主持之下,於大會議廳進行宗教對談。

  總主教非常重視這次的會談,天主教的與會人士包括:副主教金毓瑋神父、秘書長許德訓神父、總務長李裁榮神父、台北總修院林之鼎神父、以及修士、職員等十多人。

  本院在兩位師長之外,還有玄奘大學應倫中心助理堅意法師、本院教務長傳法法師、監院暨總務長心謙法師、學務長明一法師、常住僧眾與部分北部學眾。

  首先,洪總主教致詞歡迎來賓,介紹天主教與會人士,並向他們介紹昭慧法師。他說:

「佛教法師來總主教公署進行宗教對談,這是第一次。昭慧法師是佛教的異類,受到印順導師思想的啟發,文筆犀利,辯才無礙,曾以無比的道德勇氣護觀音;法師甚至『比天主教還天主教』,其《佛教後設倫理學》新書,頗能點出神學的精要。」

  昭慧法師接著也一一介紹與會的弘誓師生,談及她與天主教自高中就結下的深厚因緣,並且讚嘆道:

「神父、修女都很有氣質,我們特別是在總主教身上,看到了基督的精神。憶述今年初除夕中午,洪總主教翩然蒞臨弘誓圍爐,總主教是台灣天主教最高領導,我們卻感覺不到他一絲一毫『大人物』的身段,他就好像是我們的至親兄弟。總主教謙和近人、寬宏大量、幽默睿智,所以弘誓的同學們都很喜歡總主教。」

  台北總主教公署特別為了學團師生的到來,而準備了約二十分鐘的簡介投影片,介紹天主教會的組織、職務階層、台灣教區、社會服務項目機構等等。播放完畢,洪總主教表示:

「天主教藉由社會工作,來反應基督的愛,我們從不做宣傳,因為『右手做的不要讓左手知道』;慈愛是宗教共通的語言,天主教轄下這麼多慈善事業,98%的職工不是教徒,這是一項奇蹟。」

  接著洪總主教歡迎大家發問。首先,法航師父請教天主教與基督教的差別。洪總主教回答道:基督教是因宗教改革而分出的,可自由詮釋聖經、有兩三百個教派,天主教聖經有註解、基督教的卻沒有,因此教派之間的異解較多;天主教願意尋求兩教合一的可能,現在已有不少牧師到梵蒂岡尋根。

  昭慧法師問道:天主教來華很早,為何華人反而多用基督教語彙(如稱「上帝」,不稱「天主」,稱「保羅」不稱「保祿」)呢?林之鼎神父回答:當初天主教來華傳教,利瑪竇等神父會議決定使用「天主」;這是為了進入皇宮傳教,因此面對皇帝,而不用「上帝」之詞;且「天主」比較柔性而貼心,不像「帝」有威權的概念;但是在民間,則較常用上帝之名。

97.7.23 洪總主教幽默地向神父們說:「你們再說下去,我會很緊張,怕會唐突出現一些對女性不敬的話語。」從這三言兩語,已可窺見洪總主教本人在性別問題上的寬厚態度與平等意識。

  林璧珠問一個犀利的問題:天主教的修女歸神父管嗎?女性為何不能晉鐸?許德訓神父回答:教會組織就像一個大家庭,女性深具柔性特質,修女以其角色分工,共同擔負教會職能;司鐸由男性擔任,有其歷史的演變。林之鼎神父回答:神父、修女在天主教中的角色同等重要,他承認天主教的兩性平權仍有待成長,但並非作同樣的事就有同樣的尊嚴;是何因素女性不能晉鐸,歷史發展已未能得知。副主教金毓瑋神父補充:剛剛影片中介紹教會組織,裡面沒有修女,因為修女並非神職人員,其地位等同教友。

  洪總主教幽默地向神父們說:「你們再說下去,我會很緊張,怕會唐突出現一些對女性不敬的話語。」從這三言兩語,已可窺見洪總主教本人在性別問題上的寬厚態度與平等意識。

  對談至此,已近午餐時間,洪總主教特意請昭慧法師帶領餐前祈禱(法師帶大家唸供養偈),然後請大家到餐廳用餐。為了我們的到來,洪總主教特別吩咐備辦素齋,並請明德素食餐廳準備了一席豐富的自助餐盛宴。飯後,由林之鼎神父帶領食後謝飯。洪總主教特致贈每人一冊教宗本篤十六世通諭:《天主是愛》,一份巧克力禮物,並致贈本院與昭慧、性廣法師各一部天主教版(隨頁附註的)聖經。

  飯後,洪總主教與大家在庭園中合影留念,並帶領學團師生至公署二樓,參觀他本人的辦公室、專用聖堂,以及總主教公署的聖堂。在辦公室中,他特別拿著本(110)期的《非凡新聞週刊》,告知本期有他與弟弟洪團樟先生的專訪文章。言談之中,感受得到總主教疼惜弟弟的手足情深。

  隨後,洪總主教的弟弟洪團樟董事長,親自帶領大家赴基隆參觀他所開創的「毅太衛浴觀光工廠」;洪總主教躬自陪同昭慧、性廣法師,坐洪團樟董事長的座車,一同前往毅太衛浴觀光工廠。洪團樟先生是該公司董事長,白手起家,創立台灣第一家衛浴觀光工廠,並且首創「乾濕分離淋浴拉門」等諸多衛浴產品。本院新校舍的所有淋浴拉門,正巧都是向毅太公司訂製的。洪團樟董事長帶領兄弟一同經營公司,哥哥洪團圓擔任副董事長,弟弟洪芳興擔任總經理。大哥更是天主教總主教,洪家一門由嘉義縣竹崎鄉的赤貧子弟,而以品德、學養、資質、創意,分別成為台灣重要的宗教與企業領袖,善美因緣,殊勝難量!

  大家參觀衛浴文化館、產品展示中心,試用遠紅外線能量屋,對於該公司的創意、養生衛浴產品,極為讚嘆。洪董事長饒有興趣地帶大家參觀其辦公室,還贈送每人一條浴巾作為紀念品。臨別之時,昭慧法師率全體師生向洪總主教一齊說:

「謝謝總主教!」

  在愉悅歡喜的氣氛中,結束了當日的參訪之旅。

 

  教界要聞

教界要聞

妙蓮長老圓寂

  佛教高僧,被譽為「淨土慈航」的南投縣埔里「台灣靈巖山寺」開山方丈妙蓮老和尚,已於九十七年六月廿五日下午一時安詳圓寂,享壽八十八歲。

  妙蓮老和尚祖藉安徽省巢縣,民國十一年出生,九歲出家,民國三十年,二十歲時至南京大寶華山隆昌寺受具足戒,受戒之後於印光祖師的道場蘇州靈巖山寺參學,一九四九年,法師避難至香江,隨即掩關於大嶼山及青山,專修凡二十年。

妙蓮長老法相。照片取自「綠湖傳奇」部落格

  妙蓮老和尚二十年閉關修持,解行並重,期間修持多達十次的「般舟三昧」。修持一次「般舟三昧」,歷時九十天,其中常行,不坐不臥,二十四小時中皆在經行念佛、繞佛或拜佛,無有間斷,每天除一次中餐外,完全將身心投入念佛中,非一般常人所能及。

  一九八一年,妙蓮老和尚決定卓錫台灣。法師在台各處弘揚淨土法門,勸人老實念佛,頗有大陸靈巖山寺印祖之遺風,受到廣大佛弟子的愛戴與支持。一九八四年,遂於南投埔里鎮,創建了台灣靈巖山寺,以嚴謹的修行風格,意圖延續中國古叢林道場宗風。出家弟子超過二百名,並擁有數百萬信眾。該寺遵奉老和尚生前遺囑,不發訃聞,不舉辦傳供、讚頌會等儀式,以簡約為要。七月十二日,長老弟子自圓法師等,在台北臨濟禪寺為長老舉行追思法會,昭慧、性廣法師恭臨致祭。

  靈巖山寺於九二一大地震受創嚴重,老和尚為求順利重建靈巖道場,並為迴向法界眾生離苦得樂,乃於九十二年時,以八十二歲高齡,再度閉法界關,時間長達三年;出關後,除特殊佛事出面與信眾開示外,平時深居簡出,但仍時時關照寺務的推展。

  老和尚曾經發下宏願:「「凡是見過我的面,聽過我的法,乃至聞過我名號的人,我都要度他同生西方極樂世界;如果他此生不能生西方,我必再來化度,直到他生西為止!」
  祈願老和尚倒駕慈航、乘願再來,廣度有情,導歸淨邦!

日慧長老圓寂

  九十七年七月六日上午九時四十五分,苗栗頭屋鄉觀自在蘭若日慧長老於台大醫院世緣已盡,安詳示寂。遺囑捐贈大體給醫學院供解剖教學之用,並囑不要助念,不要舉辦任何追思會。

  日慧長老生於民國十五年農曆五月九日,湖北陽新縣書香世家,早年於武昌大學中文系畢業,後隨軍旅避難來台。退役後禮本明老和上出家,於基隆八堵海會寺受戒,僧臘四十二年,戒臘四十一歲。

日慧長老非常愛護學團師生,此係長老十一年前蒞臨雙林寺的法影。(86.9.17檔案照片)

  長老出家後精勤辦道,解行並重。德行潔淨芳馨而學養深厚,精通大乘經教與部派、中觀、唯識論典。廣教禪法、華嚴經、般若經典與四部宗義,著有《佛教四大部派宗義講釋》、《華嚴法海微波》、《禪七講話》、《金剛般若箋註•般若心經略說/合刊》等書,學識淵博而解行具尊,詩、文、書法率皆意境高遠,甚受青年僧尼與知識菁英之尊崇。司法界尤多長老之入門弟子。

  長老對昭慧、性廣法師都極為慈悲護念,早年時以大乘經教、論義與禪法教導昭慧法師。在本院法印樓、尊悔樓校舍建築時,大力支持建築款項,並於落成之前,應昭慧、性廣法師之恭請,分別以不同字體,揮毫致贈墨寶三副,掛置於法印樓一樓大堂正中央、三樓禪堂正後方,以及尊悔樓齋堂正前方,這些都是本院的鎮院之寶。長老不但揮毫,而且配合一樓「善財禮觀音」聖像,三樓禪堂及齋堂等之不同主題以親撰楹聯。事後並親自帶領昭慧法師至台北,央請著名的裱褙專家(大名已忘)裱褙、裝框,然後親自蒞院,指揮吊掛。

  由於長老遺囑吩咐,不辦追思會與公祭大典,因此蘭若於七月二十七日上午,純粹舉行經典誦念法會,並於午供後放映長老生前法影之短片,用資追思長老盛德。知情而來的僧信二眾不多,約百餘人。陳水扁前總統亦翩然到來,參加《金剛經》之誦唸。

  長老生前的生活諸事,躬親為之,雖然平等慈愛男女弟子,但與女弟子之間,卻絕不作任何肢體的碰觸。長老解行具尊,晚年自知時日無多,時為住眾講經、說法,連用齋時亦不例外,制止弟子們作任何與法無關的雜碎語。

  長老生前居住的「伏心寮」,寮房內擺設樸素,一切物品皆有條不紊,書房中擺置的,主要是長老所閱讀的經典與書籍,以及長老揮毫用的文房四寶。長老臨病危時依然將房間整理就緒,方纔將未竟文稿置於公事包中,在弟子陪同下出門看病。

  日慧長老畢生生活淡泊而行事低調,不求聞達,故凡手稿、詩文,皆與法義有關,尚未尋見其個人生活雜憶文字。弟子慧寂、慧澄法師乃依記憶所及,恭撰〈我們的恩師〉,經本刊徵得同意,披載於本期電子報中,敬表本院師生之無盡哀思。

會本長老圓寂

  高雄慈雲寺方丈會本法師於九十七年八月二日上午,因感冒併發急性 肺炎,安詳示寂,享壽六十歲,僧臘五十年,戒臘四十年。

  會本長老,台灣省高雄縣人,俗姓林,1949年生。幼聰慧,秉常異人,夙具慧根。年十一歲,即由一淨老和尚接引至慈雲寺剃度出家,於叢林中過著嚴謹的修行生活訓練。

會本長老於慈雲寺舉辦三壇大戒,戒期圓滿日,與昭慧法師合影留念。(95.12.22檔案照片)

  1964年,法師北上至戒光佛學院求學,親近賢頓老和尚,受業白聖長老。由於其廣參聖德,歷學戒律精要,故備受諸山長老之愛護。同時,因受薰陶,法師萌起「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之悲願,遂秉其好學之精神,用心於佛教文化各階段之演變,故而熟捻教內種種制度與儀軌。
  1975年始,法師正式參與三壇大戒傳戒佛事,以護持戒壇、高豎戒幢、成就佛門龍象為己任。海內外因而延請其為主事者,不知凡幾。

  1977年,法師受聘為臺灣省佛教分會總幹事,自始至後並接任慈雲寺第五代住持、高雄市佛教會理事長及紀念眼淨和尚文教基金會董事長。2000年,繼了中長老後,任負中華佛教僧伽會理事長至今,以為全省僧伽及寺院團體求福祉。2001年始,更擔任世界佛教僧伽會中文秘書長,為促進國際佛教文化與僧伽交流而努力。
  舉凡僧伽教育、僧伽醫療、寺院管理和人權維護等事務,法師每是代表佛教界,與國際和地方性的僧伽或政府官員做良性的指導、互動與溝通。此外,法師深耕社區並護念社區安全與醫療環境,故於相關單位,大力護持且不遺餘力。

  法師之弘法盛筵,蜚聲教界。不但於慈雲寺每月有固定講經之盛筵,且自1978年起,即於電台開演、傳播聖教,三十年如一日。眾多受苦無助的心靈,因著法師清涼法音的滌澈,遂而積極奮發、開創不同的人生者眾。

  法師自出家以來,即秉持二信念:「修行當腳踏實地、韜光養晦,成就真實德行與工夫,方能感得諸佛擁護,弘揚佛法、成辦佛事。」「而學佛的可貴,在於始終如一。最平凡的,能做得到,就是最不平凡的。」由法師對佛教和眾生的身心全然奉獻中,不僅為其弟子們做了修行最佳體現,亦賦予此兩句箴言,詳實且貼切之註腳。(以上內容,摘自慈雲寺網站:http://www.tzuyunszu.org.tw/master.htm

  會本長老係昭慧法師受戒時之陪堂和尚,但從不輕後學,對昭慧法師的愛護至深,兩度在高雄楠梓慈雲寺舉行三壇大戒,都請昭慧法師為比丘尼講授《四分比丘尼戒經》。殊為難得的是,昭慧法師主張廢除八敬法,雖然帶來教界爭議,但會本法師每次都以開明心胸,邀約(在慈雲寺)或是促成(在元亨寺)其前來講戒,毫不畏憚任何爭議。而每回昭慧法師向法師頂禮時,會本法師皆回禮以對,在比丘眾中,有如此平等寬宏之心胸以看待性別倫理者,殊屬異數!

  長老驟爾辭世,學院師生同感哀悼!將擇期至高雄,恭向會本法師靈前致祭。

傳盛長老尼圓寂

  法師諱傳盛,字守盛,俗名吳賴春,生於民國二十四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三日。世居台灣基隆市,幼具善根勝緣,長有離塵淨志。民國四十年,出家因緣成熟,乃於基隆千佛寺住持上德下明法師座下披剃,時年十七歲。民國四十八年,

  法師二十六歲,於台中市寶覺寺受三壇大戒。

傳盛長老尼法相。

  出家之後,奉師命募款建寺。遂與守性、守戒等十位師兄弟行南走北,巡行台灣全島,披星戴月,上山下鄉,挨家逐戶以募化善款。三人同心協力,胼手胝足,唯師命是從,唯建寺是務。七載化緣之悠悠歲月,倍嘗人間冷暖,世事艱辛。

  法師等三人敬畏因果,公私分明,化緣所得,涓滴歸公;因此即使日正當中,饑渴交迫,亦皆枵腹從公,絕不動支建寺善款之分文,用以購取食物。偶逢民眾之惡言戾語,率皆默然含受,佈施歡喜。施、戒、忍、進,靜澄心志,其福德誠難思難議。

  千佛寺建訖,法師等三人功成不居,飄然遠舉,迺於民國五十七年,覓得基隆獅球嶺上之寶地,啟建梵刹,題以「佛光禪寺」。民國­六十八年,颱風肆虐,山上泥石奔騰滾落,摧壞寺宇,法師等竟在巨石崩落之前,依直覺而奔出寮房,全體安然無恙,其過程驚心動魄,如有神助。風災過後,法師依然不屈不撓,修復寺宇,並為長久安全計,依後山壁以建築坡崁。民國七十三年擴建地藏殿,

  民國八十一年重建大殿,八十三年圓滿工程。

  為謀寺眾、信眾及居民之交通便利,法師等自建築伊始,即於寺前自費搭建石梯近二百級。民國八十年,又於寺後自費修築公共道路,俾便車輛直接上山,庶免老病幼弱循前山登梯赴寺之苦。

  凡此建寺、築路、修築坡崁等諸般工程,法師率皆肩負督工重責,並且躬自劈石整地,搬磚運瓦,綁鋼筋、扛建材。事無鉅細,靡不用心。早期建寺期間,由於山上無有民房可供借住,法師甚至夜宿工地,其辛勤刻苦,有如此者。

  法師以全身心奉獻三寶,畢生勤奮公務,老實念佛,自奉儉約,對人寬厚。對徒眾之生活教育極其重視,故凡梵唄佛事、寺院行政、三刀六鎚、工程、廚藝,率皆親自調教。施恩雖不望報,然徒眾感念至深。法師心量寬闊,無門戶之見,裡外之別,遇同修道友處境艱難,率皆伸出援手,助其安頓身心。對信眾與社會人士倍極慈護,樂善好施,故於民國七十八年,在佛光禪寺成立慈行功德會,

  發放冬令救濟品與清寒助學金,用資賙濟基隆貧民。

  法師長年奔忙法務,終爾積勞成疾,民國九十七年六月十三日(農曆五月初十日)中午,於念佛聲中安詳示寂,法眷隨侍在側。享年七十四歲,僧臘五十八秋,戒臘五十一夏。

  法師畢生無私奉獻,勤修波羅蜜多,必當蓮登上品,修得阿維越致。祈願法師不捨有情,乘願再來,與諸緇素弟子,再結法親勝緣,共登菩提大道,是所至禱!

 

  追思大德

我們的恩師

慧寂、慧澄恭撰           

97年7月6日,日慧長老於台大醫院世緣已盡,安詳示寂,遺囑捐贈大體給醫學院供解剖教學之用,並囑不要助念,不要舉辦任何追思會。(觀自在蘭若提供)

  我們的恩師,日慧老和尚,俗名佘化龍,生於民國十五年五月九日,祖籍湖北省陽新縣。他是書香子弟,父親後來從商,並從事國民政府地下工作,母親體弱,在他十九歲時病故。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易手,佘家被打入黑五類,父親為國殉難,師父隻身逃至香港。後響應胡璉將軍號招青年軍而投筆從戎,最初分派於陸軍官校,為第廿二期政工,因成績優異,轉任空軍總部參謀官。民國五十二年因眼疾申請退伍(為假退伍),後轉至空軍至公中學校擔任史學教員,延至民國五十六年正式退伍。

  師父早於大學求學時期即已接觸佛法,來台後在至公中學教書時,為研究中國理學而再度接觸佛學。由於對部分佛理一知半解,為求深入而開始學佛,並至台北慧日講堂聆聽印順老法師講經,也因此有緣於民國五十二年九月皈依於印公座下,自此展開師父一心學佛的後半生涯。從民國五十二年起至五十六年正式退休以前,每年寒暑假師父必到獅頭山.元光寺借住鑽研佛法。正式退伍時年四十一,因嚮往僧團生活曾求剃度出家,但由因緣不具,不得逐願。次年八月終於機緣成熟,在本明老和尚座下剃染出家,隔年於基隆.海會寺受具足戒。

  受戒期間於戒場中認識張澄基教授的母親。張老太太早年皈依貢噶上師,當時師父正苦於修行欠缺師承,得知西藏密教修行次第傳承未斷,故特請老太太引見,認識張澄基教授,由張教授的因緣承接了白教(噶舉派),授阿闍黎灌頂。隨後並於彰化.澄園閉關三年,專修四加行及大手印。此間還寫了一篇〈華嚴法界觀〉(此文曾刊於內明雜誌)因而開啟了他對菩薩道次第的初步了解及爾後深入探討的先機。出關後,掛單於中壢.圓光寺,當時中央大學佛學社正在找尋指導法師,知圓光寺有位善說法者,遂帶領社員前來親近,師父因此與該社社員結下師徒之緣,有人甚至在多年後追隨老和尚出家學佛。當時徐勤安居士也借住於此,因而得以就近聞法。之後師父的上人本明老和尚,受信徒邀請接任中壢平鎮鄉.山子頂.湧光寺住持,特命師父助理寺務,師父於是轉往該寺。徐勤安居士也隨師至此,並隨師出家,法號慧嚴,是師父首位出家弟子,今留學於德國。

  師父有感於顯教的修持法門師承已佚,無人能教,遂欲將藏密的修行次第發揚光大。因慧嚴師的外公出家,任苗栗縣頭屋鄉.慈願寺住持,經此因緣的牽引,並在當地信眾邀請下,師父毅然來到苗栗興建道場——觀自在蘭若。豈料道場興建完成,正欲展開密法修行心要的弘傳,以導正富祕窮禪的偏頗觀念時,尚未堅固的法幢,却遭到時風嚴厲的考驗。因為台灣密教突然盛行,喇嘛紛紛來台傳法灌頂,信眾趨之若鶩,變相地只求灌頂不知求法。事已至此,師父自知時不我予。加上師父體悟到大手印與參禪無異,且參禪比大手印單純,故於民國八十一年第三期工程興建時,將大悲壇城移至頂樓,大殿改奉  本師釋迦牟尼佛,此後修行法門改為參禪──參無字話頭,並於每年新正期間,舉辦禪七。師父除自任主七和尚外,還隨堂開示參禪法要。此中,民國八十三年還分別為出家眾與在家弟子各別舉辦一場。這樣直至民國九十五年才因年邁而停辦,改為內眾兩週的禪修。除此之外,平常週日固定舉辦一日禪修,以為內、外二眾的共修項目。

   師父建此道場,目的為修行,故立名「蘭若」。早年他本想閉闗,專意實修,奈何事與願違,病障重重,時修時輟,不得已改弦易轍,為弟子們開堂講課,同時也在諸大佛學院授課。例如:

  1.民國七十二年應如悟法師聘請,於圓光佛學院高級部講「華嚴思想」。

  2.民國七十四年應星雲法師之邀聘為中國佛教研究所男眾部教師,講「華嚴思想史」。

  3.民國七十六年至八十三年受聘於新竹.福嚴佛學院高級部,開講「中觀宗義」。

  4.民國七十七年曹剛法師辦青年佛學夏令營,應邀講「中觀二諦論」。

  5.民國七十九年至八十一年傳授香光寺尼眾「觀音法」,八十一年時還受聘為香光尼眾佛學院教師,講岡波巴大師的《大乘菩薩菩提道次第廣論》。

  民國七十七年新正禪修期間,師父染患腸炎,腹瀉不止,為不擾大眾用功,延至元宵前夕才住院治療,又因醫生忽略他過瘦的體型用藥過量,造成永久傷害,自此到死,皆為腸疾所苦,尤其晚年更是腸熱難忍,苦不堪言。雖如是,為法為教仍治學、講課不倦,不敢悚忽!此後著作陸續由慧炬出版社出版成書,計有六書。其中部頭大的有三套:《佛教四大部派宗義講釋》、《華嚴法海微波》、《伏心寮聞思集》,每一部都分上、下兩冊。《佛教四大部派宗義講釋》一書,其弟子慧澄曾於台中.慈善寺開課,先後共費二百五十多小時始終其業,並作成mp3光碟流通,頗受好評,此書因而成為部份佛學院的教科書。另三冊是單行本:《佛法的基本知識》、《禪七講話》、《般若心經略說與金剛經箋註合刊本》。其中以《禪七講話》廣受青睞,法鼓山禪七開示即是採用此書作為教材。《金剛經箋註》是師父最後的遺著,擬與《般若心經略說》合刊為一書,目前尚未出版,只有影印本。另有《金剛經》自誦校點本,是師父親自標讀,易於解經與讀誦。

  師父剛於今年四月二十七日圓滿講完《金剛經》,自此老人的身體每況愈下,但仍為法忘軀,五月間又寫了一篇〈入中論疑文條辯〉。好像有預感似的,寫完隨即為內眾解說。六月初舊疾趨重,是月十二日(農曆五月九日)過完八十三歲生日後,於十八日北上台大醫院就醫,經一星期的住院治療,腸胃已見改善,不再灼熱難當,胃口也轉好。怎知,腸胃好轉,卻又因為醫院冷氣而著涼感冒。初時並不嚴重,也未加注意,即辦理出院。回蘭若後,咳嗽加劇,本以為吃吃成藥即可,老人的心仍繫於法上,離再次住院只有五天的時間,又寫成了一篇〈入中論四諦義辯〉,初稿已成,尚待定稿。未料感冒加重,忽冷忽熱,高燒至三十九度多,偏偏當天是星期假日,就醫不便,因而自行服消炎解熱藥,高燒因而緩解,也能進食,以為漸能好轉。因先前發燒時曾與其主治醫師聯絡,醫師於星期一早上來電告知,可以北上住院治療,於是六月三十日又再住進臺大醫院,豈料此去,病情不但未見改善,反而迅速惡化,於七月五日凌晨兩點許接到院方病危通知,至七月六日早上九點四十五分因肺炎病故於臺大醫院。遺留未完稿於手提包內。

  師父病危時,親口告知主治醫師:他不急救,並願將遺體捐做醫學解剖研究之用。直至最後,老人意念清楚,心不顛倒,毫無畏懼地面對自己的無常,從容不迫地追隨文殊行履,何等灑脫!成為弟子們與週遭醫護人員心目中的最佳僧侶典範。遺囑中也囑咐不得辦追悼會,不發訃文,一切從簡。弟子們不敢違逆師命。今謹以近三週的紀念共修功德,廻向恩師與法界眾生共成佛菩提,實難報師恩於億萬分之一。走筆至此,哽咽悲痛,嘆良師遠離,慧日已闇,從今爾後,難再聽聞恩師的法音及教誡,曷已欷歔!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hongshi pic2/179.htm 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121-5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