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2019年8月19

 

 學團日誌

  「甚感內疚」之苦

 致大陸友人書──談香港事件與一國兩制
■ 問題不在名稱,而在敵意

學團日誌

 

108.7.26 監院心謙法師率學眾參加道明法師的告別式,帶領大眾誦經回向。

108.7.27 監院心謙法師(左四)受曾黃麗明居士(左五)之邀,參加「瀚邦文學獎頒獎典禮暨志工聯誼大會」,並頒發「極短篇小說類」予得獎者。右四為基金會創辦人曾梁源居士。

108.7.27 見岸法師於馬來西亞芙蓉般若佛教會宣講「《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選讀」。

108.7.29 見岸法師於檳城北海佛教會,宣講「念佛三昧與淨土法門之同異」,共有百多位佛友前來聽講。

108.7.28 紹容師父感恩學眾們長期以來的照顧與呵護,於龍潭山外山餐廳供眾,全體學眾歡喜應供。

108.7.29 泰國公視 PBS 報導〈追尋佛陀足跡 ตามรอยพระพุทธเจ้า——美好的歷史會遇〉專題紀錄片。

108.7.29 〈追尋佛陀足跡 ตามรอยพระพุทธเจ้า——美好的歷史會遇〉專題紀錄片採訪期間,適逢劉宇光教授蒞玄奘大學演講(107.10.18),談論泰國佛教與民主運動,故特別將劉教授的演講畫面收錄在影片裡。

108.7.30  昭慧法師於玄大宗教系地寬法師(左二)之碩士論文口試擔任口試委員,邢金俊老師(右一)為指導教授,羅翌倫教授(右二)為口試委員兼主持人。

108.7.30 昭慧法師於玄大宗教系黃榮輝同學(左二)之碩士論文口試擔任口試委員,邢金俊老師(右一)為指導教授,鄭栢彰教授(右二)為口試委員兼主持人。

108.7.30 玄奘大學召開一、二級主管佈達典禮,由簡紹琦校長主持,性廣法師受邀代表董事長了中長老蒞會致詞。

108.7.31 昭慧法師至尖石鄉錦屏村基督教曠野協會總會,作玄大宗教系三年級羅可欣同學(右二)的實習訪視。接受訪談的有布農族白莉美團長(左一)、卑南族陳永雄總務主任(右三)與魯凱族出納胡奉英姐妹(右一)。

108.8.6  到知光師公安厝的法源寺華藏寶塔上香,並於禮塔之後,到止觀堂拜會法源寺住持真理法師。(左起:昭慧、妙傳、紹容、心謙、明一、真理等法師)

108.8.7 監院心謙法師至台北市四平街嬉皮麵包店,訂購地藏法會供佛及普施用全素無奶蛋點心,巧遇玄奘大學畢業的寶菇燒老板黃寶諭同學 (左一)。右一為嬉皮麵包店老闆王若盈。

108.8.9 INEB秘書長Somboon(右三)由游祥洲教授(右二)及INEB青年王立瑜居士陪同,與昭慧法師、明一法師(右二)共商明年的INEB青年菩薩營計畫。本院校友如遵法師(左一)以好茶與咖啡款待來賓。

108.8.9 傍晚,於齋堂召開學團執事會議。

108.8.10 宗禪法師深諳茶道,與茶結緣二十餘載,每逢雙月開著小客車環島奉茶,免費以上好茶湯與路人平等結緣。

108.8.11 下午3時,於嵐園召開佛教弘誓基金會議董事會會議。

108.8.12 知光師公圓寂週年紀念法會,由住持明一法師主法,昭慧法師隨眾誦經。

108.8.13 《弘誓雙月刊》第160期印刷出爐,志工們來院協助打包寄送工作。

108.8.15 藝術家李朝倉居士現在西螺大橋側的一座廢棄兵營,踐行其藝術創作與佛法修行的理想人生路。

108.8.17 玄奘大學報到註冊日,在慈雲廳舉行的學生暨家長「與校長有約」活動。

108.8.17 傍晚,應護法居士李美容與美美姊妹的解夏供眾,學眾全體至雅素齋用膳。

108.8.17 網路【鏡電視】的《鏡相人間》專欄 ,本日播出昭慧法師的專訪。

108.7.26
■上午,監院心謙法師率妙傳、法華法師及王彩虹居士,前往三峽參加道明法師告別式,並於公祭前帶領大眾誦經回向。道明法師俗名陳建元,是本院校友,亦是志工王玉鳯居士的同修,孫女陳品綺熱心付出,於本院兒童營、青年營隊中擔任隊輔總召及美編職務,足見道明法師獻身佛教,以身教為子孫典範的道誼德風,虔誠祝福他蒙佛接引、上生極樂。


108.7.27
■上午,監院心謙法師與妙傳法師,受瀚邦國際慈善基金會董事長曾黃麗明居士之邀,至新北市新莊區參加「瀚邦文學獎頒獎典禮暨志工聯誼大會」。文學獎頒獎項目包括:新詩類、極短篇小說類、散文類,心謙法師受邀頒發「極短篇小說類」予得獎者。

108.7.27∼30
■弘誓基金會董事長見岸法師受如潔法師之邀,27、28二日,於馬來西亞芙蓉般若佛教會宣講「《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選讀」,共計十小時。宣講期間,有五位法師、三十多位法友聽講;在此華人佛教區,看到年輕法友歡喜學習印順法師思想,讓人甚感欣悅。
 29日上午,見岸法師則搭機到檳城北海佛教會,連續二晚演講「念佛三昧與淨土法門之同異」,共有百多位佛友前來聽講。北海佛教會佔地廣大,弘法事業也多元,不僅有漢傳佛教、南傳佛教、藏傳佛教的共修與課程,更有幼兒園、免費中醫診所,可說是世出世間佛教全方面的弘傳,實屬難得。

108.7.28
■長期以來,紹容師父感恩學眾們長期以來的照顧與呵護,本年6月,又順利於玄奘大學宗教系完成學士學位,紹容師父十分感恩,遂選在本日下午,講授暑期課程之悟殷法師與耀行法師都在學院期間,於龍潭山外山餐廳供眾,是晚,全體學眾歡喜應供。

108.7.29
■下午,召開《弘誓雙月刊》編輯會議,包括昭慧法師、顧問張慰慈居士,以及明一、德晟、耀行、心皓、傳聞等法師、林士軒、黃秀娥居士與會。針對160期的編輯與編政流程詳作檢討,進一步建立未來的的默契及共識。

108.7.29
■泰國公視 PBS 報導〈追尋佛陀足跡 ตามรอยพระพุทธเจ้า——美好的歷史會遇〉專題紀錄片。
 這部專題,以報導台灣佛教女性貢獻為主,其中佛門性別運動及支持LGBT運動的報導甚多,有針對昭慧法師、黃美瑜及游雅婷,討論支持LGBT運動的訪談片段。
 去年10月15日,遠從泰國前來的採訪小組,專程蒞臨學院拜訪昭慧法師,展開數天的近身訪談。其中一天,也至玄奘大學錄下法師於宗教系上課的影音片段;是日正好邀請上海復旦大學劉宇光教授蒞所演講,講述全球佛教領袖(即泰國民主運動領袖)Ajarn Sulak與泰國的左翼佛教運動,採訪團隊看到台灣的大學裡,竟然在談論泰國佛教與民主運動,故特別將劉教授的演講畫面收錄在影片裡。

【備註】去年學團日誌相關紀錄
107.10.15
■上午,泰國曼谷DOCU MANIA Co.(Tipitaka:The Living Messages)專訪昭慧法師,包括製作人Suphachai Thongsak、記者Nitchanan Kittikhun、攝影師Wilat Panyaroj、音控助理Samruai Pengkrathoh及翻譯呂娜玲五人團隊,向昭慧法師訪談關於婚姻平權與佛門性別歧視議題。法師特別邀請女同志佛化婚禮的主角黃美瑜與游雅婷一同接受專訪。下午,美瑜與雅婷一行人帶記者們到台北市訪問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呂欣潔女士。
107.10.18
■上海復旦大學哲學院劉宇光教授蒞臨玄奘大學宗教所專題演講。


108.7.30
■上午,昭慧法師於玄大宗教系地寬法師及黃榮輝同學之碩士論文口試擔任口試委員。兩位同學之指導教授是邢金俊老師,除昭慧法師外,羅翌倫教授與鄭栢彰教授分別為兩場次之口試委員兼主持人。
■上午11時,玄奘大學召開一、二級主管佈達典禮,由簡紹琦校長主持。校長並請駐校董事性廣法師代表董事長了中長老蒞會致詞。昭慧法師本學期受聘為社會科學院院長兼宗教與文化學系主任。
■下午,昭慧法師出席玄大校評會議及教務會議。

108.7.31
■下午,昭慧法師至尖石鄉錦屏村基督教曠野協會總會作實習訪視。實習生是玄大宗教系三年級羅可欣同學。基督教曠野協會是本土獨立教派,本日接受訪談的布農族白莉美團長、卑南族陳永雄總務主任與魯凱族出納胡奉英姐妹等,對羅同學之實習表現均表滿意。法師向這三位原住民教友詢問曠野教會的歷史、現況與特色,大家相談甚歡。

108.8.1∼4
■舉行為期4日的專修部三年級「佛教倫理學」研習營,授課老師為昭慧法師。

108.8.6
■上午,昭慧、紹容法師偕同住持明一法師、監院心謙法師、書記妙傳法師到知光師公安厝的法源寺華藏寶塔上香,並於禮塔之後,到止觀堂拜會法源寺住持真理法師。

108.8.7
■監院心謙法師至台北市四平街嬉皮麵包店,訂購地藏法會供佛及普施用全素無奶蛋點心,巧遇玄奘大學畢業的寶菇燒老板黃寶諭同學。嬉皮麵包店老闆王若盈是寶諭的好朋友,寶諭每周三於此設攤。
■下午,昭慧法師出席玄奘大學「新生報到、註冊暨選課輔導第二次籌備會議」及行政會議,並主持社會科學院108學年度上學期之產業專班討論會議。

108.8.9
■上午,頂著利奇馬颱風的大風大雨、高鐵停開的情況下,INEB秘書長Somboon由游祥洲教授及INEB青年王立瑜居士陪同,從台北包車蒞訪,與昭慧法師、明一法師共商明年的INEB青年菩薩營計畫。原則上決定:於明年5月的最後二週,續辦INEB青年菩薩營活動。
 本次會談的場佈,本院校友如遵法師帶領道衍、道晟師父等兩位徒弟與茶專家淨寂,前一天即前來嵐園佈置茶席,且本日全程奉陪,以好茶與咖啡款待來賓,Somboon與茶專家游教授讚歎不已。
■傍晚6時,於齋堂召開學團執事會議。本次會議決定:為了錯開INEB青年營與學術會議時段,以免學眾與志工於五月期間之工作負荷過重,因此將印順導師紀念研討會改在導師誕辰前後(過往安排在導師圓寂紀念日前)。

108.8.10
■上午,弘誓雙月刊總編輯明一法師、副總編輯耀行法師、院長圓貌法師、監院心謙法師及深圳何佳宸居士,前往陽明山如是禪苑拜訪禪苑主人,就讀於本院專修部的宗禪法師。
 宗禪法師深諳茶道,與茶結緣20數載,每逢雙月開著小客車環島奉茶,免費以上好茶湯與路人平等結緣,曾受媒體之採訪報導,甚受好評。詳見《自由時報》2017年06月14日報導

108.8.11
■下午3時,於嵐園召開弘誓文教基金會董事會會議。本次會議,由董事長見岸法師主持,出席者有明一、心門、心謙、心慈法師,張章得、高銓德、吳東霖等董事,昭慧法師列席指導,圓貌、妙傳、心皓等法師等,分別依學院院長、書記、會計主任職列席進行工作與財務報告。

108.8.12
■本日是知光師公圓寂週年(農曆7月12日),上午9時舉行紀念法會,住持明一法師帶領常住、家眷及志工等,恭誦《阿彌陀經》,念佛繞佛,並舉行佛前大供與功德回向,昭慧法師隨眾誦經。
■下午,昭慧法師赴玄奘大學,與黃運喜教授約談系務,以及開學後外籍生生活輔導事宜。

108.8.13
■下午,昭慧法師出席玄奘大學一級主管會議,接著主持院主管會議。
■下午,《弘誓雙月刊》第160期印刷出爐,志工們來院協助打包寄送工作。

108.8.15∼16
■是日,農曆七月十五,常住眾九旬安居圓滿。晨起,依僧律制舉行安居自恣羯摩,住持明一法師為羯摩主。三月結夏安居,是否有違背戒律之言行?犯者當於眾中自我反省及接受他人的諫舉,以發露懺悔,回复清淨。是為「自恣」之義。
■自恣完畢,明一法師、耀行法師、何佳宸居士,驅車南下雲林西螺鎮,訪談就讀於本院專二的藝術家李朝倉居士。朝倉居士是日本愛知縣立藝術大學的油畫碩士,曾入駐美國紐約、日本美濃等多個城市藝術村進行藝術創作和交流,現在西螺大橋側的一座廢棄兵營,踐行其藝術創作與佛法修行的理想人生路。「廢墟兵營上的綠意」人物專訪,隨後將擇期刊載於「弘誓雙月刊」。
■採訪過程中出現一個小插曲。用餐時段,在朝倉居士的推薦下,前往老街品味素食小籠湯包。老闆娘很歡喜,隨餐附贈小菜和水果,言談之間老闆娘說:她之前販售葷食小籠包,學佛後改為素食。她現在所在團體的師父們管理嚴格,外出只在團體精舍餐食,基本不在外用餐。
 耀行法師遂告知:「我們是遠來辦事,不是所有佛教團體全省都有分支機構,提供外出出家眾餐食。再來,師父們要走入人群、與眾生結緣,傳播佛法。就像今天,我不來到妳的店舖,妳也不可能見僧歡喜。所以,我們要以弘揚佛法,令正法久住的心念來學佛修持。」法師善巧提點:不宜本末倒置,以枝枝節節的飲食規範,耽誤更為重要的弘法利生大事。


108.8.16
■下午,昭慧法師於台北市御蓮齋主持《玄奘佛學研究》第32期編輯會議。與會者有朱建民、李瑞全、林保堯、侯坤宏、蕭麗華、黃運喜、邱敏捷、張瓈文等教授及執行編輯堅意法師、責任編輯心皓法師。

108.8.17
■上午,玄奘大學報到註冊日,昭慧法師出席在慈雲廳舉行的學生暨家長「與校長有約」活動。出席的學生與家長人數眾多,慈雲廳為之滿座,許多家長只能在其他的各處招待室,觀看現場轉播。
■社科院各系的報到與選課輔導地點,均在圖資大樓五樓。宗教系於「慧日軒」舉行。「慧日軒」原由設計學院使用,室內設計很是活潑,兼而雅緻。前院長朱美珍教授向校方商請社科院師生聯誼空間,遂得此室,昭慧法師建議名為「慧日軒」,以與一樓的學生24小時K書空間「延月軒」相互輝映。本日,宗教系教師全員到齊,新生報到亦十分踴躍。
■中午,昭慧法師於慧日軒主持宗教系之系務會議。
■傍晚,應護法居士李美容與美美姊妹的解夏供眾,學眾全體至雅素齋用膳。
■網路【鏡電視】的《鏡相人間》專欄 ,本日播出昭慧法師的專訪。
 原來,本年5月21日,昭慧法師受《鏡週刊》記者曾芷筠女士之邀,至台北市中正區公益圖書館「文房」,錄製蔡尚樺女士主持的電視訪談節目。本節目在東森及MOD靖天電視台播出,時間半小時。

108.8.18
■上午,德發與彩虹駕車,陪同昭慧法師前往台中真耶穌會永福教會,參加蔡彥仁教授追思禮拜。

菩提清音

「甚感內疚」之苦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七三
108.8.5

  這是108學年的第一個月,受到校長的委任,又回鍋擔任社會科學院院長。原本要向校長報告的一些原訂計畫,話到口中又只好吞回。

 

105.5.24 Singer教授接受玄奘大學之邀抵台,是晚下榻佛教弘誓學院,於佈告欄旁的海報前合影。我們邀請他於5/28的「利他主義與菩薩思想」國際學術會議上,發表專題演講。

  這兩年來,看到校長為校務而焚膏繼晷,磨頂放踵,對玄大無怨無悔地無私奉獻,讓校內政通人和,讓玄大在高教險惡環境下,社會聲望與註冊率逆勢攀升,這點點滴滴看在眼裡,我的內心非常感動!

  玄奘大學在我而言,就是我修行的道場。也可以說,玄大就是我的家。因此對校長,我有一份很深的感恩之情。這就是為什麼我「話到口中又只好吞回」的原因!

  **  **  **  **  **

  慈母(知光師公)已於去年八月心無罣礙,上生淨土,國史館的口述歷史訪談錄,也已在我卸任期間如願完成。這兩件心頭大事都已圓滿成辦,照理說,這次再接院長一職,我應無其他掛心之事。


105.5.25∼6  與Singer教授於南投霧社菩提院,展開新書對話。之所以選此地點是因教授希望找一座大山,在山裡展開對話,於是他就成了菩提院的貴客。截圖自佛教弘誓電子報第343期

 

  其實不然,我還是有一件十分掛心的事,那就是:Peter Singer教授與我於三年前展開對話,計畫合寫「效益主義與佛法的對話」新書。這部新書的寫作進度,一直耽擱在我這頭。我們預計撰寫十章,但迄今只完成兩章──第一章(談「動物解放」)與第二章(談人工流產與墮胎)。
 

  一般而言,我們的撰寫模式如下:Singer教授就著兩年前完成(三年前於台灣對談)的聽打與翻譯初稿,逐段作英文修訂,使得行文更加流暢,且邏輯性更加緊密。此外,他還會就我的觀點,提出他的問題,我再依其問題作出「佛法觀點」的進一步回應。Kaye則以精湛的語文涵養,進行這部專書的中、英對照翻譯。

  這種心智活動的過程十分有趣,因為大哲學家的思路敏捷,問題的刀法俐落,時常會問出我想也想不到的問題,往往促使我作更深層的佛法思考。

  問題是,這個愉快的互動過程,經常因我的工作繁冗,而不得不時斷時續。只要一接到他的來函,我總是又開心,又焦慮,而且甚感內疚。

  前年他得悉我辭去社科院長一職,還為我可用較多時間,投注在這本專書上,而感到十分開心。如今接下職務後,可想而知,我得要加倍嘗受「甚感內疚」之苦了!

  基於這種內疚之情,至今不敢讓Singer教授知道,我又「回鍋」了!

菩提清音

致大陸友人書──談香港事件與一國兩制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七三
108.8.7

  我算不上是台灣這頭所定義的「獨派」,甚至對中國的史地與文化,以及目前大陸的親友有深切感情。

  但我不免質疑「一國兩制」的下場。看香港回歸後日益緊縮的政策,深知政權的承諾是靠不住的。我相信一般港人真正不能忍受的,是有朝一日自己也會受到目前這種數位監控與宗教政策的對待。港獨只是少數基進分子的想法而已。對他們羞辱國家象徵(如國旗與國徽)的做法,我十分反感!

  話說回來,我每次到大陸,連Google或Gmail都無法使用,只能運用百度資料,真有說不出的窒息之感。看到那些僧人的噁心表態,我更擔心自己有朝一日被迫成為這麼噁心的僧人,否則就得承受身體的拘禁或精神的折磨。

  這與統獨意識無關,純粹是對現有體制的不適應。……他們的指控,並非全然無稽。在這裡所看到的資訊,部分雖然可能造假,但絕不可能所有指控都是空穴來風。特別是新疆發生的事,讓人毛骨悚然!

  這無關乎外國勢力,純粹是不想被限縮自己的言論、行動與宗教自由。民族情懷說服不了我,我不想因自己對中國文化或親友的情感,而被迫失去我原本的人格堅持與生活形態。

  很多人勸我,於fb貼文言論要小心。但那豈不讓我被迫面對內心的「小警總」(KMT以前維穩的恐怖機構)?所以我婉拒他們的善意,告訴他們,至多就是不再踏足對岸,看不到我喜歡的親友。

  因此,倘若民族大義是至高價值,大到足以動用解放軍時時放話恐嚇我們,為何不在這個最高價值的原則下,推動「一國一制」,為何不朝改變現有制度結構的方向邁進,讓兩岸三地的制度趨同?這樣,才真正能讓港台民眾安心,確證自己的現有自由不會受到限縮。

  香港事件,至少讓官員無法「報喜不報憂」,這樣也至少能讓高層嚴肅思考,他們的維穩政策出了什麼問題,他們的解放軍恫嚇手段是否真能在港台奏效。

菩提清音

問題不在名稱,而在敵意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七三三
108.8.7

  果如所料,我的前篇貼文〈致大陸友人書〉發出之後,立刻有人對「大陸」一名表達意見。有的是幽默地要我「直接UPDATE~叫~中國」,有的則不客氣地在他們的社群網站質疑:「那個大陸?南極大陸也是大陸。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叫大陸,中國這國名是有多說不出嘴阿?叫它本來的名字~中國才是有禮貌。」我想回應,但無法獲得回應的權限,還得加入其群組,還得接受審查,告訴我是否被批准。我本來加入了,試著在該群組直接回應。後來想想,何必呢?「叫中國,不可以叫大陸」,這是很多人的想法。那麼就讓我公開回應好了!

  對要我「直接UPDATE~叫~中國」的臉友,我很真誠地回答:「我不想在這些名詞上逞口舌之快!拜託!我叫完『中國』,後面的話,對岸友人還想看下去嗎?」

  我開宗明義就先表示,我算不上是台灣這頭所定義的「獨派」。其實已擺明了,我不但不想被統派勒住脖子,同樣也不想被獨派牽制行動。「諸行無常」,民國三十八年前,中國這片土地,有被稱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嗎?試問:什麼叫作「它本來的名字」?還有,明知這樣的稱呼會讓我的友人很受傷,故意這樣稱呼他們,這叫作「很有禮貌」?這是哪門子的禮貌?

  「中國」這國名字,沒有「多說不出嘴」,但我不喜歡的是「敵意」。就像我們被稱作「中國台灣」,或是我被稱作「尼姑」時,會讓我非常不舒服一樣。對方如果告訴我,這樣「才是有禮貌」,我會更瞧不起這個人的修養!

  問題不在名稱,而在敵意,或至少沒有善意。一個敵意或沒有善意的對話,擺明了就是吵架。我這麼忙,何苦花時間跟朋友吵架?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userfiles/epaper/hongshi pic5/433.html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